• 化險爲夷,還是化險爲“移”?——化工產業向中西部轉移風險調查
    2022年05月07日 225 信息員 字號
    分享到:

    應急管理部前不久公佈的一組數據引發關注——2020年9月以來,全國共發生11起化工較大事故,其中6起發生在異地轉移企業,佔比高達55%。


    《中國化工報》記者近期調查採訪獲悉,隨着近年來化工產業轉移熱潮涌起,特別是從東部向中西部和東北地區轉移加速,安全、環保、人才、市場等多方面風險考驗也一併來臨,潛伏在項目規劃建設到投產運行的全過程。今明兩年是轉移化工項目集中投產期,也是產業風險的集中凸顯期。


    是真的化險爲夷,還是化險爲“移”?時間會給出結果,但相關各方首先必須回答一個問題——如何識別並規避化工產業轉移風險?


    微信圖片_20220507084053.jpg

    (CFP供圖)


    第二次轉移高峯持續

    今明兩年將有471個危化品項目集中投產

    應急管理部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一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國內化工產業轉移出現過兩次高峯。第一次是2002~2008年,大量危化品企業從浙江、蘇南向山東、江西、蘇北等地轉移。第二次從2017年開始,至今仍在持續,主要是企業從江蘇、浙江爲主的東部沿海地區向中西部和東北地區轉移。特別是響水“3·21”等重特大事故後,轉移進程進一步加快。


    以農藥行業爲例,中國農藥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祕書長李鍾華告訴記者,據不完全統計,近3年我國農藥企業在異地投資、新建項目上總投資額已超過520億元,涉及約140個農藥品種,合計近50萬噸/年農藥產能。投資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區,佔到總投資額的58%;中部地區及東北地區也有新上項目。


    而據應急管理部調查,17箇中西部和東北省份2019年以來新增危化品項目2621個,其中轉移項目632個,主要集中在甘肅酒泉、湖北荊州、內蒙古阿拉善、江西九江、安徽滁州、黑龍江綏化等10個省份的24個地市。其中,已有161個項目建成投產。


    記者瞭解到,按照危化品項目2~3年的建設週期,上述省份今明兩年將有471個化工項目集中投產,佔比達75%。其中,甘肅、內蒙古今明兩年將分別有94個、58個項目投產,佔各自承接轉移項目數的80%、97%。


    求生趨利是轉移動因

    東部缺空間缺資源,西部有土地有政策

    爲何近年來會出現產業轉移潮?多位專家表示,一爲求生——原址已不適於或限制了企業生存發展,二爲趨利——落戶新址更加有利可圖


    “東部化工企業向中西部轉移的主要動因,包括市場、能源、政策環境等因素。” 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院長、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鄭寶山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轉移重點包括資源型產業、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和高環境負荷型產業。”


    據應急管理部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一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安全環保管控是前述項目轉移的主要動因。如蘇北灌河口化工污染事件、響水“3·21”事故等發生後,江蘇啓動了“史上最嚴”安全環保整治,危化品企業由最多時的2337家減至1353家,其中連雲港灌雲化工園區企業從82家減至4家、轉移40家,鹽城濱海化工園區企業數從135家減至26家、轉移66家。


    “化工企業異地投資建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環保、安全是重要因素。”李鍾華表示,“近年來,國家針對環保、安全生產的管理越來越嚴,將農藥新增產能的審批門檻擡高。爲滿足訂單需求、維護銷售渠道、維持企業生存、降低生產風險,江蘇、山東、浙江等東部農藥企業都在積極尋找新的落腳點。”


    她同時表示,部分中西部省份出於自身發展需要,也積極開闢化工園區,爲產業轉移提供了較爲有利的政策環境。“總的來看,近年農藥企業新建生產基地所涉及的區域,除遼寧南部、河北東部環渤海一帶比較適宜建設精細化工項目外,其他地區均處於河流上遊,地緣條件不及東部。”李鍾華表示,包括農藥企業在內的化工企業在上述地區投資建廠的主要因素,一是當地爲發展經濟積極發展精細化工業;二是轉移地具有人工成本優勢以及資源優勢,如天然氣、石油、煤炭、電力等資源較豐富。


    新舊風險一併凸顯

    試圖一步到位,往往“移”不到位

    然而,化工產業轉移後就能高枕無憂了嗎?記者調查發現,不少化工企業期望通過轉移爭取發展空間,試圖一步到位,實際卻往往“移”不到位。原有的安全環保方面的風險並未消除,新增風險也開始出現。


    首當其衝的就是安全風險。甚至,有些地區的產業轉移已演變成安全風險的區域轉移。應急管理部對中西部和東北地區17個省份的專題調研結果顯示,主要承接地已成事故多發地區。2020年以來,17個省份發生148起化工事故,佔全國的64%。湖北仙桃新材料產業園“2·26”、天門生物產業園“9·28”、甘肅張掖高臺工業園“9·14”和“4·29”等爆炸中毒事故都發生在轉移企業;黑龍江安達精細化工產業園在不到半年內連續發生兩起較大事故,造成17人傷亡。


    據分析,部分轉移項目本質安全水平低是事故頻發的重要原因。一是工藝風險高。如2019年以來,甘肅酒泉承接的轉移項目中涉及高危工藝的達76%,其中與響水“3·21”事故企業工藝類似的硝化項目17個;山西省2家涉及光氣化的轉移企業相繼發生光氣泄漏事故。二是安全設計水平低。寧夏對石嘴山35家企業進行安全設計診斷,發現問題1392項。四川宜賓恆達科技公司未經正規設計,在試生產期間發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19人死亡。三是自動化程度低。利安隆新材料公司在浙江衢州的重氮化工藝裝置均採用全流程自動化控制,而在寧夏中衛新建的同類裝置卻降低成本,部分工序仍採用手工操作。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化工園區安全基礎薄弱。一是缺乏總體規劃。先企後園、因企設園、“小而散”、無序發展現象嚴重。二是產業關聯配套不足。部分園區缺少主導產業和龍頭企業,大部分企業原料及產品“兩頭在外”,形不成上下遊產業鏈,只是同類企業的簡單堆砌。三是高風險園區佔比大。全國44個高風險園區有40個在主要承接地,佔比高達91%。


    “產業承接地的監管缺失、監管能力有限、把關不到位會埋下安全隱患。”中國化學品安全協會法規標準部主任馮建柱表示,在一些案例中,爲使項目儘快落地,地方弱化了引入前的安全風險考量,把安全監管後置,部分項目建成時才被發現存在較嚴重的安全問題。


    環境風險同樣不容忽視。“化工企業轉移主要從沿海地區遷往河流上遊,特別是生態更爲脆弱的西北地區。”李鍾華舉例說,“農藥原藥和中間體制造用水量大、污染物成分複雜,如果工廠和園區‘三廢’處理技術和能力不足,一旦出現重大環保事故,會從河流上遊順流而下,給整個流域帶來不利影響。”


    “我們經開區東臨黃河、西靠賀蘭山,110國道、包蘭鐵路、建設中的包銀高鐵穿區而過,供化工項目落地的資源空間有限。且化工項目多有污水、廢氣、危廢等排放,給園區基礎設施配套及環境保護帶來較大壓力。”石嘴山經濟技術開發區一位負責人表示。


    人才短缺也是化工產業轉移過程中不可迴避的風險。“有人無才”成爲許多化工項目落地後面臨的窘境。


    應急管理部調查顯示,中西部和東北地區17個省份危化品監管人員中有化工背景的1901人,僅佔27%。其中,甘肅15個化工園區安全監管人員中有化工背景的不足20%。專業技術人員也是如此。安徽35家轉移企業中有12家沒有註冊安全工程師和化工本科學歷專業技術人員;安徽池州、寧夏平羅工業園化工行業從業人員中初中以下學歷佔比分別爲65%、59%,且多爲農民工。


    “化工產業轉移項目中,人員素質問題較爲突出。” 中國化學品安全協會專家齊玉純分析說,“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經濟發展相較東部存在差距,項目轉移過去後,與項目相匹配的從業人員並沒有轉移,這導致化工產業轉移之後從業人員的數量及整體素質、能力問題更加突出。”


    “受地理位置、薪資待遇、工作環境等影響,人才引進難、留不住,企業人才需求存在缺口,化工、環保、能源等領域專業技術人才緊缺的問題尤爲突出。我們經開區在對部分重點新建化工項目用工需求進行調研時,發現用工缺口達1700人以上,其中大專及以上學歷人員缺口1500人以上。”說起人才短缺,石嘴山經濟技術開發區有關負責人也顯得有些無奈。


    李鍾華也告訴記者,農藥企業搬遷至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的化工園區,遇到的首要風險是專業化的產業工人不足。西部地區過去主要以石油化工、煤化工等重工業爲主,缺乏從事精細化工的技術人員和產業工人。


    此外,產能和產業鏈方面的風險也不容忽視。李鍾華表示,當前已經出現了重複建設,某些產品產能過剩現象加劇,使企業持續獲益的不確定性增加。與此同時,產業鏈配套不充分,項目遠離消費大省,需要原料、中間體和產品往返長距離運輸,不易滿足運輸量和時間要求。


    多措並舉協同發力

    防止“先天不足”項目轉移落地

    面對轉移過程中存在的諸多風險,化工產業該如何規避和應對?


    鄭寶山告訴記者,產業轉移按層次可分爲三類:平移式轉移,即把原裝置搬遷到中西部;複製式轉移,主要生產工藝和產品水平不變;升級式轉移,工藝技術水平、產品質量檔次均有不同程度提高。


    “目前化工產業轉移以複製式爲主,但行業鼓勵升級式轉移。”鄭寶山認爲,“在產業轉移過程中,政府、企業、中介機構都要發揮作用,使產業轉移符合行業高質量發展方向。”


    如何實現呢?鄭寶山支了四招:一是承接地政府要制定切合當地實際的項目落地評估標準,對產業政策符合性、工藝裝置水平、安全環保水平進行綜合評估;二是產業轉移項目要進入依法設立的合規化工園區,實現企業個體治理轉變爲園區全生命週期的綠色管理;三是企業要採用先進適用的技術,提高原有裝置的技術水平,如增加自動控制裝置、採用綠色工藝代替原有高污染工藝等;四是加強員工技能培訓,東部轉移的企業先期派遣有經驗的員工進行項目建設和先期生產,當地職業院校、培訓機構要加強對職業技能人才的培養。


    在中國染料工業協會有關負責人看來,化工企業決定是否轉移之時,應持審慎的態度,優先加大環保、安全及技術裝備等方面的投入,提高企業綜合水平。該負責人表示,東部沿海地區染料工業發展條件要比西部優越。從環保方面看,沿海地區排水方便,而大部分西部地區無納污水體,廢渣處理和中水回用面臨較大風險。加之相關政策的實施,西部企業將面臨環保和減碳政策的兩面“夾擊”。同時,不少化工產品主要市場在東部,企業在西部生產會增加經營成本。另外,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與東部相比還有一定差距,企業在全局替換、信息資源利用、獲取技術裝備服務等方面不如東部方便。“有些確實需要轉移的企業,一定要認真考察入駐地區的建設條件,如園區的合規性、配套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產業定位的符合性等。”該負責人說。


    微信圖片_20220507084057.jpg

    3月上旬,專家組在重慶市長壽區開展產業轉移重點縣(園區)專家指導服務。(中國化學品安全協會供圖)


    李鍾華則認爲,相關產業在轉移時,一要研判化解企業異地投資的安全環保風險。要引導企業提高生產裝備、工藝技術、管理水平,降低安全環保風險。化工園區要強化安全環保能力建設,改善園區承接能力,關注產業配套建設,實現園區內上下遊產品配套、能源互供和資源循環利用,助力園區內企業綠色發展和轉型升級。二要研判化解部分產品的產能過剩風險。應加強對熱門品種的市場和產能研究,發佈產業預警。各級政府要從全局出發,從產能管控、企業能力、園區能力3個方面控制產能過剩風險。


    應急管理部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一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化工產業轉移過程中,應研究建立完善承接轉移的制度體系,從安全責任、人力資源培養、園區基礎保障、龍頭企業培育等方面強化安全風險管控,確保安全發展;此外,還應制定完善轉移項目安全風險防控制度,結合實際制定並嚴格落實總體發展規劃、化工產業規劃和項目準入條件,建立項目聯合審批機制,規範建設項目安全審查程序,防止“先天不足”項目轉移落地。


    “轉移過程中,企業要把對從業人員特別是一線操作人員的培訓、教育落到實處,注重實效。政府監管部門要重視企業從業人員素質、能力不足等問題。”齊玉純說。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園區委祕書長楊挺表示,在產業轉移過程中,化工園區扮演着重要角色。園區要做好圍繞產業發展提升、綠色化建設、智慧化建設、標準化建設和高質量發展示範的“五項重點工程”,向高質量發展躍升。


    作者:李東周 張曉敏 王鵬 鬱紅 孟晶 徐巖 馬妮 丁青鬆